冷静,谨慎,理智的行动

边缘文手 杂食动物 文笔烂但也还是想被别人肯定 负能量患者
觉得自己什么都辣鸡但事实就是如此。
基本上蹲坑,但有时也会自己产粮
懒癌晚期。
每一个评论和喜欢都会让我开心很久。
评论我都会好好看的。(◦˙▽˙◦)

我……又再一次控制不住自己内心的猛兽

让它伤害了妈妈

对不起

我不该这么做的


我将与你一起

荆高

注意事项:
1.文中“小高”的称呼是我的同学强烈要求我给加上去的,其中做早餐的内容也是她给提的建议。
2.吞一千根针来自日本谚语“说谎的人,要吞一千根针”
3.是历史向同人。
4.当时酒坛上那类似盖子的应该是叫酒封吧?有点忘
5.ooc严重

>
“等我。”

是夜。
今天并不是什么特殊的日子,所以天空中看不到满月的月亮,也看不到成群的星星。有的,仅仅只是那几颗稀疏的星星。

在这看不到月亮,也看不到星星的荒郊野岭外,有一道人影正快速地穿梭在期间。

他的速度实在太快了,就像一道黑色闪电,要划破天空一样。

他在一丛已有半人多高的草丛间停了下来,将草拨开,露出了一块早已斑驳的墓碑,上面的名字早已被模糊,长满了青苔,只能勉强看出“荆轲”二字。

“我来晚了,荆轲。”
他咬了咬下嘴唇,将几坛酒放在满是杂草的地上,坐在荆轲的墓碑前。

凄冷的月光照射到细密的草上,漫反射出冷淡的光。风吹过,带起了他的几缕头发。

“抱歉,我……应该早些来的。”
这样你在九泉之下也不用寂寞那么久。
他粗暴地撕开酒封,仰起头,将酒坛里的酒一饮而尽,又打开了另一坛酒,将它尽数撒在地上。

“自从你刺杀秦王之后,秦王知道我是你的好友,就日日夜夜在京城到处搜捕我。”
他顿了顿,喝了一口酒,躺在这天地间,对着虚无喃喃自语。
“我只得隐姓埋名,做一个普通的小伙计。”
“高渐离这个名字,现在是满城皆知。
距离我被发现,想必也是不远了。躲得了初一,躲不过十五。”

“我已经藏了三年,能在秦王的搜捕下躲这么久,也算是有些自豪的资本了。”

“如果我被秦王发现了,他定然不会留我这么一个心腹大患太久。我必须在那之前杀了他,那样,也算是为你报仇,完成了你的愿望吧。”

>
“高渐离,一直叫你名字对于我们来说也太生疏了吧,以后,我就叫你小高,怎么样?”
“小高!小高!”
“小高,来,尝尝这个。”
“小高,这可能,是我为你做的最后一次早餐了。”
“不要用那么担心的眼神看着我。”
“我一定会刺杀秦王回来的。”
“等我。”

荆轲说话的时候,一直都是笑着的,只有那一次,他在对他说话的时候,是用一种极为严肃的语气。

他的眼睛里,隐藏着对此去必死的决心,表现出来的,是对高渐离的爱。

“我从不说谎。”
“我有多么诚实守信,你是知道的。”

眉目缱绻间,花开花落,人死,灯灭。

高渐离记得,他每天起床会给他一个早安吻;他的嘴唇是软的;他做的早餐味道比他做的差,但能入口;他说的每一句话,他都记得……

“我想听到,你再叫我一次‘小高’。”
他哽咽了一下,深吸了几口气,试图让自己冷静,但眼泪还是扑朔着流下来。
“当时你说,你会回来的。”
“你一定会回来的。”
“这可是你第一次失信啊。”
“说谎的人,要吞一千根针啊。”

“我想你了。”
想你的脸,想你的声音,想你的整个人……

夜已深,早都是万物休息的时刻,在此刻,清冷的月光泼洒在地上,白色的大地显得越发凄惨。

“对不起,荆轲,我无法就这么下去陪你。”
“我无法待在这里太久,一会会有秦王的士兵过来巡逻。”

>
啊,失败了吗?
眼睛看不见,连砸到哪里都不知道。
不过,看样子应该是没有砸到要害部位。
“来人!把高渐离押入天牢!明日午时处斩!”

什么都听不清了……
四肢都被捆了起来,动动手臂,只能够听得到锁链晃动的声响。
“最里面的那个犯人,你可要看好他,他可是差点要了皇帝命的人。”
“切,不就是个瞎子吗?他能逃到哪里去?”
我现在……在天牢里啊……
我……没能将秦王成功击杀……
“抱歉啊,荆轲。”
没能够完成你的夙愿。
放心,再等一会儿。
你将不会孤单了。

“等我。”
等着我。
“我就要下来陪你了。”

全结局达成!*٩(๑´∀`๑)ง*
开心^_^。

一个写文想法

最近想写厂律形式的爱丽丝的精神审判,然后莱利想要改变自己之前所做的事的故事,估计还会穿插她最后如是说里面的一些东西。
估计要很长
还有就是律师去厂长的坟头祭奠,遇到某个人将自己的后悔述说出来的故事。
还有阿尔去露熊的坟头祭奠的故事,不可能跟厂律的一样啊。
还有一个很久之前的脑洞,就是阿尔和艾伦喜欢伊万和维克多,但是伊万和维克多他们对王耀和王黯对于他们是一种模模糊糊,像喜欢但好像又很模糊不清的感觉。
阿尔和艾伦知道伊万和维克多不可能喜欢上他们,就在做爱时一个打扮成伊万,一个打扮成维克多,不是同时的那种。
最后被众人发现的故事。。

我知道很多人都讨厌我。
真巧,我也讨厌我自己。
我本来就没有希望,没有梦想,更不要谈什么未来了。
我永远都处理不好人际关系。
I hate myself.

厦门的阴雨天啊。
有两张天空变红的是手机抽风时拍的
我爱蓝调这个滤镜,真tm唯美。

我就是个垃圾。恶心的垃圾。
安慰别人非常好但安慰自己就不行。
什么都做不好。
学习不行,做事不行,什么都不行,哪样都没有别人强。
不会说话,容易冷场。
表面上开朗内心负能量。
请不要来安慰我。
让我自己静静就好。

杰裘平淡温馨30题(假的)

@一叶爱裘克(喜欢稻草人先生) 这位太太的梗
最近简直要被补习班逼疯。(≖_≖ )
30题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更完。⊂[┐'_'┌]⊃
杰裘向,有厂律(律师未出现)
因为有厂律向所以打了厂律的tag
如果占了厂律的tag请告知我,我会立即删除的。▄█▀█●

1. 在我心里,天空是你,白云是你,星星是你,清风是你,空气是你,所以我离不开你。 

“你就像是氧气,没了你,我就无法呼吸。”
呵,现在想想,这真他妈搞笑。
那个伪绅士,不知道对多少人说过这句话或与这类似的话。
“老子他妈如果去找他我就不叫裘克!”
裘克“砰!”地一声,大力用手中的酒杯砸向吧台,惹得周边的人纷纷瞩目。
“抱歉啊,我朋友喝醉了。”里奥有着不知所措,“他失恋了。”
“放屁!老子没失恋!老子也没有喝醉!里奥你他妈在胡说些什么!”

噢,失恋啊,难怪。
周围的人都心照不宣地回头,转而继续做些自己的事情。

“裘克,别喝了。”
“我还能接着喝!谁都不要挡着老子继续喝酒!嗝——”裘克在大声嚷嚷完之后,打了一声酒嗝,然后整个人趴在吧台上,没了声响。

里奥看着裘克那趴在吧台上睡得死死的样子,叹了口气,“服务员,我们要付钱。”

最后,是里奥把裘克扛回了裘克的家。

“家?那还是家吗?只有一个人的房子,那怎么能够叫家?”当里奥问裘克为什么不把他自己居住的房子叫做“家”的时候,裘克先是愣了一下,然后转过了头,似乎是不想让里奥看到他现在的样子,他的语气开始有些哽咽起来,“说起来,其实,我一直在希望说,杰克他能够打个电话给我。”
“我不是没有打过电话给他。”他顿了顿,“但每次都是过了很长时间才挂掉。”

“他……”
“拜托!别说出来。”他用着恳求的语气,对里奥祈求着。
里奥默默地闭上了嘴。

“原本以为,他就算离开我,我也不会怎么样。”
“现在看来,是我错了。”
“我早已习惯了有他的生活。”
“我才是深陷在其中最严重的那一个。”
他无力地瘫倒在沙发上,过了很久,久到里奥以为裘克已经睡着了,他正要离开的时候,裘克叫住了他。

“里奥,我问一下,现在的你,对于那个律师是什么感情?”
“感情吗。”他喃喃自语了一下,自嘲地笑了起来。
“我依旧爱他。”
“你…”
“只不过,再也无法相信他罢了。”
“他曾经可是我最好的朋友啊。”
“除了玛莎,他也是,我最信任的人之一啊。”
“被自己最信任的人所欺骗……”

“……是吗。”
“我们都是可怜人啊。”

明天就要去学校了。
新高一
不想上学啊。